均瑶大健康股票代码,均瑶大健康上市最新消息

Q1:均瑶集团控股几家上市公司

均瑶系旗下除了有吉祥航空和大东方两家上市公司,本次重组完成后,爱建集团或将成均瑶集团旗下的第三家上市公司。

Q2:王均瑶一生

尽管是那么年轻,但病魔还是无情地把他带走了。“他的去世不仅是均瑶集团的损失,温州人的损失,更是全中国的损失。”业界朋友如是说。
短短38年的时间,他从一名普通的温州辍学青年,最后成为让资本“飞”上蓝天的企业家。他敢为天下先,凭借着惊人的毅力和胆识开创了均瑶时代,谱写了一个草根企业家的神话。
谈起王均瑶,自然离不开他的胆大。1991年7月28日,王均瑶开辟了国内第一条私人承包的温州至长沙的航空包机航线,随后又组建了国内第一家民营包机公司,之后相继开通了全国各大城市50多条包机航线。当时,就连美国《纽约时报》也预测,王均瑶的胆识和魄力,将引发中国民营经济的腾飞。
果不其然,短短十多年的创业发展,集团从最初的产业多元化转变为目前的投资多元化,现已形成航空业、乳业和置业投资三大板块的业界巨头。有学者认为,王均瑶开创了民营企业突破国营行业的先河,他“开创了一个民营经济的新时代”。
但王均瑶做得似乎太多了。细观之下,不难发现他所从事的都是资金密集型的行业。并且,不管是航空业、乳业还是酒店业,竞争均日趋惨烈、利润越来越薄,集团相当部分业务都依靠商业贷款。此前,坊间就盛传均瑶集团负债累累的消息。
王均瑶也似乎太累了。熟悉他的人都说,王均瑶是累出病的,和中国很多民营企业家一样,王均瑶还拥有诸多的社会职务,让他的应酬频繁不堪,这包括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常务理事、中华全国工商联执委、上海市浙江商会会长等。而据身边人透露,就连在住院的最后一段时光,还经常看见王总“拖着疲倦的身子去公司主持工作”。
更大的考验则留给了均瑶集团。当王均瑶不在后,这个叫“均瑶”的企业还能走多远。相信,它的未来除了业界,还将引起学者的莫大兴趣。
无论怎样,均瑶时代并没有就此结束,他的神话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将成为我们的谈资,成为周围人创富的样本。也许这位渐行渐远的先行者曾说过的一句话是对他一生最好的诠释:“一个真正的企业家,不能只靠胆大妄为东奔西撞,也不可能是在学院的课堂里说教出来的,他必须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摸爬滚打,在风雨的锤炼中长大。”
入门师傅回忆徒弟“第一桶金”
这人胆子就是大!
早在媒体获知之前,王均瑶离去的消息已经通过民间渠道迅速传到王的家乡———苍南县大渔镇渔岙村。三天过去了,这个面朝海湾、三面环山的小渔村依然沉浸在往日的节奏中。养殖、木船、污染、出外打工等话题,将一个死讯埋没在尘世中。
但这个死讯还是触发了一些人的回忆。24年前,52岁的肖玉宝以师傅的身份带着15岁的王均瑶,奔波于湘、赣、豫、皖之间,推销不干胶。
“20岁时,他就掘到了第一桶金。”住在王均瑶老家隔壁的肖玉宝说。
15岁闯荡江湖
在肖玉宝看来,王均瑶以后的成功,都和他小时候的一个品性有关,那就是———大胆。
早在1981年,耐不住王均瑶的死缠硬泡,肖玉宝收下了这个15岁的徒弟,开始带着他满世界跑业务。那时,金乡人把推销不干胶统称为“跑业务”。一个提包一个人,提包里装满不干胶,下汽车上火车,各奔东西,转战南北。
王家和肖家是邻居,王均瑶的母亲也极力支持孩子跟着他去跑。王均瑶在家里是老大,两个弟弟还都很小。
“他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胆子大!”肖玉宝说,“十四五岁的孩子别说去和人家谈生意,就是见到生人一般都会慌里慌张,可这个徒弟(王均瑶)不是。”
肖玉宝印象最深的一幕是:1981年,师徒两人来到郑州大学推销不干胶,肖和一位老师基本谈妥之后,回头用金乡话和王均瑶商量。这位老师随口问了一句,多少岁?答:15岁。据说老师的眼珠子几乎弹出眼眶:“我那孩子,18了还要我一起睡,你们浙江人胆子恁大?!”
肖玉宝说,更让自己吃惊的是,王均瑶和自己跑了一年多,便自己张罗着,通过“发函”的形式和外省企业、单位进行联系,不久之后,他又只身入湘,在长沙推销不干胶。
“什么江西电扇厂、郑州市政府,那是什么单位啊?国营大单位呀!他都敢进去谈。”肖玉宝说。陪同访问的大渔镇张副镇长插话道:“这也是渔民的个性,一方面,他会斤斤计较,另一方面,他们每天都在风浪中度过,哪里有不敢冒险的!”
这一年,王均瑶16岁。
1991年前就曾包过飞机
肖玉宝还透露:大家都只知道1991年王均瑶承包了长沙到温州的航班。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他就开始包飞机了,由此掘得第一桶金。
渔岙村村委会郑主任介绍说,上个世纪80年代初,金乡一带的渔民纷纷到全国各地做推销。其中,湖南长沙又是温州人的一个聚集区,出于地域关系,很多温州人出门,都要去长沙。
王均瑶去长沙之后,肖玉宝基本上不再带这个徒弟了。让他惊奇的是,越来越多的关于王均瑶的传说从长沙被带回大渔镇:“王均瑶看到温州人过年回家包汽车,他就想,汽车能包,飞机就能包!”肖玉宝说,“那时他才20岁,居然敢跑到长沙飞机场和人家谈包飞机的事,居然谈成了。”
村委郑主任说,80年代中后期,从长沙回温州还没有飞机火车,王均瑶那时包飞机也只是包到杭州,然后再坐汽车回家。
肖玉宝认为,这是时隔5年———1991年王均瑶“胆大包天”之举的一个前兆。他说,通过开始的几次包机,王均瑶积累了不少资金,这也正是他成功的第一步。
狂飙突进的一生
均瑶集团成立于1995年7月,前身是温州天龙包机有限公司。目前在全国拥有20多家全资独立法人公司,集团总资产25亿元。现有员工2500人。多年跻身全国民营企业百强之列,2002年列中国成长企业100强排名第10位。
■1991年7月,年仅25岁的王均瑶在国内第一次承包了长沙到温州的航班,被誉为“胆大包天”第一人。
■1993年,“在一杯牛奶强壮一个民族”的感召下,王均瑶投身乳业经营,在全国建立乳业生产基地,逐渐做大了乳业的均瑶品牌,同时涉足宾馆业、出租车服务业。
■1997年11月,投资近亿元的温州均瑶宾馆投入运营,并取得了国家旅游局授予的三星级涉外酒店。
■1998年10月,投入巨资以每辆平均68.8万元拍买下了近百辆温州出租车永久经营权证。
■1999年12月,均瑶集团在上海浦东康桥征地200多亩后,将集团总部迁入上海。
■2000年均瑶集团响应中国光彩事业号召,参与三峡库区扶贫项目,投资上亿元在宜昌建设乳品加工项目。
■2002年8月18日,经国家民航总局批准,均瑶集团以18%的股份入股武汉航空公司,与东方等公司共同组建“东方航空武汉股份有限公司”。首开民营企业进入国家民航主业先河。
■2002年10月10日,均瑶集团又以5.5亿元投资建造“上海均瑶国际广场”。
■2003年6月16日,上海均瑶集团投资逾5亿元的宜昌均瑶国际广场奠基开工。
■同年,王均瑶响应国家西部开发的战略部署,捐款1000万元,设立“大学生自愿服务西部计划均瑶基金”。

Q3:中国首富王均瑶在临死前说些什么令人震惊

我曾经叱咤商界,无往不胜,在别人眼里,我的人生当然是成功的典范。但是除了工作,我的乐趣并不多,到后来,财富于我已经变成一种习惯的事实,正如我肥胖的身体——都是多余的东西组成。
此刻,在病魔面前,我频繁地回忆起我自己的 一生,发现曾经让我感到无限得意的所有社会名誉和财富,在即将到来的死亡面前已全部变得暗淡无光,毫无意义了。
我也在深夜里多次反问自己,如果我生前的一切被死亡重新估价后,已经失去了价值,那么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即我一生的金钱和名誉都没能给我的是什么?有没有?
黑暗中,我看着那些金属检测仪器发出的幽绿的光和吱吱的声响,似乎感到死神温热的呼吸正向我靠拢。
现在我明白了,人的一生只要有够用的财富,就该去追求其他与财富无关的,应该是更重要的东西,也许是感情,也许是艺术,也许只是一个儿时的梦想。
无休止的追求财富只会让人变得贪婪和无趣,变成一个变态的怪物——正如我一生的写照。
上帝造人时,给我们以丰富的感官,是为了让我们去感受他预设在所有人心底的爱,而不是财富带来的虚幻。
我生前赢得的所有财富我都无法带走,能带走的只有记忆中沉淀下来的纯真的感动以及和物质无关的爱和情感,它们无法否认也不会自己失,它们才是人生真正的财富。会一直随着你、陪着你,给你力量和光明……人生最开心的莫过于财富和理想能够相伴而行。
财富够基本的生活开支,多余出来的财富就让它去服务理想、服务灵魂、服务社会……
爱行千里、命无边际……你想去哪里就去那里,想登多高就去登多高……一切都在你的心里、在你的手里……在你的世界里……
世界上什么床最贵?——病床!
可以有人替你开车,替你赚钱,但没人替你生病!东西丢了都可以找回来,但是有一件东西丢了永远找不回来,那就是生命。